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獅心] 花之語

又在月考期間放飛自我還有月考成績
胡亂寫,意識流,偏向抒發感想

「國王,你知道蕎麥花嗎?」
月永レオ抬起頭,愣愣地望著瀨名泉的臉。
是張好看的臉。
天藍色的眼蘊含著溫柔,像是大海,那孕育起源的生物之母。
白銀的髮絲隨著風飄起,一高一低。
高挺的鼻,細緻的五官。
很美。非常美。
「セナ說的是可以做成麵,很好吃的那個蕎麥嗎?可以一直吃一直吃的那種?」
「你是要吃多少啊你。」
簡簡單單的被否定了。
手刀敲在頭上的感覺並不疼,月永レオ感受的出來,他知道瀨名泉總是會故意留幾分力道。
「很痛的啊,セナ!」
或許,僅僅是得寸進尺的露骨撒嬌。
正因瞭解對方的溫柔,所以才會更加無法自拔,總是忍不住地想要一步一步靠近。
探索著對方心裡的界限,慢慢地。

「喏。」
輕輕放在月永レオ的手上。
白色的花顯得清麗,顯得秀雅。
海風拂拂地吹,浪一波一波打上岸邊,自然鋪成為背景的音樂。
與花那相同的,宛若清新小品般的,微甜的味道在心頭散開淡淡暈染。
不知道是海風裡的鹽太濃烈,還是花本身就沒什麼味道,吸入鼻腔裡的空氣只有苦澀。
「セナ,你知道蕎麥花的花語是什麼嗎?」
小心翼翼地,劃開兩人之間的平靜。
他開口。
連自己也無法理解地,盡其所能輕柔地。
「戀人。」
白色的小花。
顏色清麗,味道淡雅。
是在那尚年少時所綻放的,小小的,細細的愛戀。
「蕎麥的話語,是戀人。」
又重複了一遍。
輕輕地。
掂起腳尖,雙唇交疊。
無人知曉地盛開於那個太陽西下,連海水也被染為澄紅的沙灣。

沾染上了沙,被一波一波的浪潮所捲入的花束唰地散開。
零星分散。
一點一滴。

在少年將歌曲輸入進對方ipod的笑容中。
在少年自顧自寫譜的教室。
在兩人時常一同吃飯的花園。
在汗水淋漓的練習室裡。
在王者仍掛著笑顏走上的審判舞臺。
在獨自一人走過的大街上。
在那一聲一聲的呼喊,尋找的腳步中。
在終於歸來的知更鳥,在那充滿新生命光彩的舞臺上。
在末子帶著不解的眼光盯著彼此時。
在吸血鬼總是用微笑帶過的理解。
在美人時常刻意安排的貼心裡。
蕎麥花處處綻放。
處處皆是他們的愛戀,他們所遺留下來的。
生命總有一日會消逝,而他們也總有一天會離去,但留下的花束,將會成為永恆。
永遠用著細細柔柔的聲音,述說著花之語。
流傳下來的愛的語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