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紅宗] 花束


*微敬→紅單箭頭

「我說鬼龍啊……」
蓮巳敬人停下手上學生會的工作,望著坐在自己對面埋頭工作的鬼龍紅郎。
「嗯?」
頭也沒抬,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銀色的針隨著手的動作一上一下穿過布料,就那樣應了聲。
「你今天的練習不是都請假了嗎?怎麼還過來幫忙……」
「啊哈。」苦笑了起來。
「最後還是因為不放心所以跑過來了呢。」
這個人還是像個老媽媽一樣啊,明明都是快要畢業的人了,蓮巳敬人一邊想著,邊刻意擺出了不悅的神情。
「既然都請假了還過來,你這傢伙是不是太過操心了啊……小心又像上次一樣累到睡著了你。」
「是是是,不過我們的副會長大人才是那個最操心的人吧。」
停下了動作,鬼龍對上了蓮巳愣愣的視線,被這樣一語說破的蓮巳敬人臉也染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大約是屬於被說中的羞恥。
「不過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
起身收拾東西,針與線以及手上尚未完成的布料被擺放的整整齊齊,在當初知道對方擅長裁縫時,就算是向來表現的精明的學生會副會長嚇了好一跳。
在不久之後知道箇中緣由時心更是揪了一把。
「喂,鬼龍……今天是你母親的日子吧?」
語氣裡帶著一點小心,再一點體貼的不多問。
那是他們兩人之間的默契,蓮巳敬人從來不會對於個人的事情追問到底。
縱然也帶著他本人的不安全感。
是如履薄冰的關係,一方嘗試著往前,但卻怎麼也到不了。
只能隔著同樣如此脆弱的玻璃牆,看著在那之內的人影,但就算如此,蓮巳敬人還是沒有打破牆闖入對方心上的勇氣。
或許正因為看的太清楚而不敢下注。
「啊……是啊。」
應聲之後鬼龍紅郎推開練習室的門。
時值夏季,室外炎熱的風迎面撲來。
「那我走了。」
稍微掐緊了手上的文件,蓮巳敬人輕輕開口。
「路上小心。」
一直到練習室的門關上的聲音響起,還是不敢放鬆手上的力道。
就連「明天見」也無法從口中擠出。

———————————————————————

「叩叩。」
隨著敲門聲音的響起,影片みか不用齋宮宗開口便已衝到門前將手工藝部的教室門打開。
相比之下的城堡主人顯得無動於衷,仍是專注在眼前的縫紉工作,連確認一下對方是誰的意思都沒有。
影片みか笑得燦爛,頗有這年紀孩子獨有的青春味道。
如同窗外所灑落的陽光一般燦爛耀眼,但有時卻會因為太過閃耀而讓旁人無法睜開雙眼。
或許是矛盾的。
如同那能盡情展現自我卻又過於脆弱的青春期,總是帶著會自相矛盾的傷口。
分不清是與非,抑或是……本來便不存在所謂的是非對錯。
「鬼龍前輩是來找お師さん的嗎?」
開朗的出聲詢問,鬼龍紅郎大概也猜到了齋宮什麼都沒有說。
畢竟最清楚對方那什麼都往肚裡吞個性的人就是鬼龍紅郎自己。
「喀啦。」
還沒等到兩人的對話結束,齋宮宗已經默默的起身,不發一語地將瑪朵莫塞爾給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若非是拉開椅子時的聲音,恐怕還沒人注意到他的動作。
齋宮還是沒出聲的,表情平靜,看不出什麼變化,頂多就是從平常緊皺的眉頭變成了毫無思緒的程度。
「お師さん?」
發覺到了對方細微的異樣,影片みか有些擔心地詢問,但卻連他自己都無法確定這位敬愛的前輩究竟抱著什麼思緒。
仿佛像是空間的扭曲,微小而又難以察覺,但卻真實存在。
「影片,我今天先走了。」套上學校制服的外套,頭也不回地便要走出門外。
腳步卻又頓了一下,齋宮轉過身來望著愣在原地的影片補充了句。「你也快回家去吧。」
細微而又難以發覺的關心。
是彆扭地。
向來如此。

「你什麼都沒說?」
夕陽拖出了長長的人影,淺黑又偏紫的影子被拉的瘦瘦長長。
「啊………對。」
像是突然回過神似的,齋宮宗的心不在焉隨處可發現。
皺起眉,不知該如何開口。
兒時那個哭泣男孩的身影似乎又與現今的影子給重疊在一起,同樣是齋宮宗,卻也同樣並非齋宮宗。
大抵也只是構成這人的其中一部分,是過去,是印象,帶著的是最深的思念。
不可切割地,烙印在靈魂上。
「說了也只會讓影片擔心而已,還不如別說了。」
「但你不說清楚的話那孩子更會擔心的吧。」
「唔……!」
抬頭望向比自己高了許多的青梅竹馬,齋宮宗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這麼好看透,為什麼總是能被眼前的人給說中。
鬼龍紅郎瞇起眼笑了下。
想要打破這沈悶的氣氛。
齋宮宗的嘴角微微牽起。
腳步沒有停下,在夕陽的渲染下時間過得很快,腳步也是。
在年紀增長之後兩人都養成了將一切埋心裡的習慣,似乎是心照不宣地,在某些方面都走上了相同的道路,縱然起點與終點都是背道而馳,相距甚遠。
任何一人都沒有再開口。
鬼龍紅郎將花束放在墓前,安靜地,輕柔地。
「好久不見了,媽媽。」
「好久不見了,阿姨。」
幾乎是同時地,對上彼此的眼神。
大約是兩人都知道的,不需要再多說什麼,需要的只有……在這寧靜地,仿若靜止在餘暉的時光隙縫中渡過。
又或許,是在那尚年幼時,兩人窩在鬼龍紅郎的母親面前打鬧時,那飄散在空氣裡令人安心的氣味。
總是那樣子的。
令人嚮往,卻又自知不再回歸。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