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

深雪
K/ES/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帝王組] 回眸之時

*其實是沒什麼CP向

以櫻花雨作為革命的背景是否太過美麗?
天祥院英智無法斷定,至少,在這個學院裡有什麼是改變了,這是既定的事實。
而在他的心底,或許也有哪處悄悄地挪移了吧。
就在那個,下著雨一般櫻花的三月天。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毫不遲疑的,他一樣會走上那樣的道路。
是修羅之路,無論是對於自己,抑或是對自己身邊的人。
像是慢性自殺似的。
親手毀掉自己最喜歡的事物。

櫻花再度散落。
時光非冉,縱然再想要停下腳步,但身後的指針還是滴答滴答的響。
在不知不覺中的質變,逼著自己往前走下去。
啜飲了一口茶。
紅茶的香味香醇而不過度,是能引人嚮往,卻又不過度庸俗的氣味。
又或許稱的上帶了點神秘。
在熱水與茶葉的相交之際,所牽引出的滋味。
緩慢,確實,令人心安。
何時能再來臨呢?
三人共坐一桌的情景。
天祥院英智笑了笑,笑裡沒什麼深意,就僅僅是單純地,對他來說是少有的天真笑容。

「所以說,渾蛋皇帝,你到底有什麼事啊?」
月永レオ一邊把玩著手上的英雄玩偶,一邊心不在焉的問著。
「嘖,我可是一秒都不想和你們兩個呼吸同一份空氣啊……」
大概是在場最不耐煩的人,齋宮宗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好看的臉皺著。
手指斷斷續續地敲打著桌面,放在自己面前的紅茶是一口也沒碰。
簡直是荒謬的喜劇。
皇帝,國王,帝王,三個人的茶會像是不可思議的情景。
當初被冠上了誇張名號的三人,彼此擦肩而過。
都擁有著信念,擁有著那份高傲,因此絕無妥協的可能性。
但在此刻。
在這個交叉口。
他們彼此相會。
「咻——」
左手拿著哥吉拉往天祥院英智的方向擺去,月永レオ依舊玩得歡脫,不是很在意現場的氣氛。
更正確的來說,或許他向來不去在意那些,他所認為的瑣事。
右手上的,是方才從守澤千秋那裡得到的英雄玩偶,說是可以和自己的哥吉拉給湊成一對。
月永レオ倒也是樂意接下,畢竟兩個的可能性絕對會大於一。
「其實也沒什麼事,只是想趁著機會……和月永君和齋宮君一起喝茶霸了。」
頓了頓。
齋宮宗一瞬間懷疑了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他所認識的那個天祥院,好像不曾擺出現在的表情。
該說是……寂寞?又或是更複雜的情緒。
大概是,人心本就複雜吧

「畢業快樂。」

輕輕地啟齒。
不論是月永レオ還是齋宮宗都停下了動作。
「啊,是呢。」
「……畢業,快樂。」
各自被包圍著,左胸上的畢業生大大地寫著。
標示了如今的身份。

齋宮宗一邊罵著影片,一邊又安慰著他。
哭哭啼啼地,影片みか好看的臉上滿是淚水與不捨。
有些不知所措地,齋宮宗輕輕地,輕輕地。
輕吻了他的額頭。
是祝福,也是想望。
代表著自己所忍住的淚水。

月永レオ笑的燦爛,偷偷牽起了一旁的瀨名泉的手。
瀨名泉愣愣看著他,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也不是今後再也不見面了,但驪歌響起時,心中還是有什麼滋長著。

姬宮桃李簡直哭成了淚人兒,埋在天祥院英智懷裡,什麼都說不出口。
只是大哭著。
然後笑著,在最後,說著會讓會長您放心的。

不知為何,望著身邊的夥伴,望著自己所選擇牽起手的那人。
三人還是會在某個時刻,像是說好地。
回頭看著彼此。

「祝你幸福。」
無聲地祝福,距離太過遙遠。
想傳達的事物不論再努力也無法傳達,但已經足夠了。
只要一個眼神,只要知道對方過得好。
那樣就足夠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