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獅心] 夏日輕食

*沒什麼內容,放飛自我
*其中一個標記是Lisa的catch the moment的歌詞,好愛她

月永レオ本就纖瘦。
打從瀨名泉高一認識他起就是這個樣子,但至少還稱得上是個健健康康的男高中生,本來也就不高的身子配上那纖瘦的體格也不是太過突兀。
在高二那年的無故消失,更甚是從那之前就開始了吧,從審判之日開始。
心總是能影響到現實。
看似虛幻而不可比擬的事物,卻是人們最大的弱點,從心而影響至身。
任何微小而細微的一點都可能無限放大,在無形中造成變化,隨著時間的淺移默化,刻下一道又一道的細小痕跡。
俗話說瑕不掩瑜。
但有著瑕疵的鑽石終究於一開始的是不同的事物。
瀨名泉是個完美主義者,自視甚高,臉抬起頭的動作都帶著傲氣的人,他喜歡著月永レオ這是讓他無法否認的既定事實。
無論是作為一個朋友的喜歡。
或是單純地欣賞著美麗的事物。
還是帶著更特別情緒地,小心翼翼地喜歡。
看著了無生氣,整個人趴在桌子上耍賴,嘴裡還唸唸有詞,說著「再不帶我去吃冰,inspiration都要不見了啦」的月永レオ。
瀨名泉嘆了一口氣,打住自己的思緒。
「再想下去也沒什麼用……」
「嗯?什麼?」
碧綠的眼緊緊瞅著瀨名泉,大大好奇直接顯在臉上。
也向來是那麼地直白,不做作。
天真一如往常,但在經歷了那些,瀨名泉無法裝作跟一年前一樣。
所以,他悄悄地將「王さま」掛在嘴邊。
不會再回來了,那個曾經。
「走了。」
還是那樣子不耐煩的語氣。
瀨名泉時常想著。
想著自己從未向前一步,只能步步後退,然後用著高傲的外表來包裝自己的不安。
「說要吃冰的人倒是快點跟上啊,笨蛋國王。」

——不停向前走的時間,總有一天會將停滯不前的我拋下——

「叮鈴。」
兩人走進了一家設計偏向復古的小店。
周圍的牆壁都再加裝了一層木板,雖然店內循環著涼爽的冷氣,仍可以在天花板上看到吊扇,像是在刻意還原古早冰菓店似的。
月永レオ左看看右看看,拿下了原本的墨鏡,眼睛好像會發光一樣,對店裡的每一項事物都充滿了好奇。
怕會被店家趕出去,瀨名泉趕緊打掉了那雙想要去觸碰製冰機的手,把人給帶到位子上。
月永レオ笑得天真,笑得爛漫。
交錯著的,一年前與如今的身影。
如此相同卻又如此不同。
「セナセナ,我們要吃什麼啊?」
拿著手上的菜單在瀨名泉面前揮來揮去,滿臉期待的表情像個孩子一般,那仿佛涉世未深的臉蛋。
撐著一邊的臉,瀨名泉沒急著回答。
想起了來。
曾經得到的回答。
——不不,セナ。我從來都不恨天祥院的。
因為那傢伙……是個會不斷慢性自殺的笨蛋啊。——
乍然而止。
不需要的,從一開始就不需要的。
那是過去,而這是現在。
「你那樣子揮來揮去的誰看得清楚啊,笨——蛋。」嘴上不饒人,但那股寵溺的笑容卻可以泄漏一切藏在心裡的秘密。
甜甜地空氣飄散著,彌漫在嗅覺分子裡的是有些過於甜膩的味道。
縱然縱然本人是那麼地樂於吃下對方的蜜。
「唔……那麼吃抹茶紅豆可以嗎?」
吧搭吧搭地眨著眼,半顆頭躲在了立起的菜單後,眼神透露出的祈求與願望光芒。
「隨便你,先說像紅豆那麼膩的東西我可不吃啊。」
「嗯嗯!我會全部全部吃下去的。」
「哇哈哈哈,セナ果然對我最好了!」
「喂!我說別隨便定義啊你……」
「哈哈哈,最喜歡セナ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