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紅宗] 生之時


*過去捏造有,紅郎媽媽

並不是一呼吸就會痛。
而是只要呼吸著,痛便不會停止。

齋宮宗是記得的,在那個下午。
那時候的自己和鬼龍紅郎都已升上初中,已經不再是會併著肩縫著花邊的親密關係了。
醫院裡滿斥著刺鼻的藥水味,仿佛與死亡相伴似地,實在稱不上是讓人感到舒服的味道。
齋宮宗不發一語,僅僅是安靜地專注在手上的花邊布。
一針一線。
手不自覺地抖了下。

「小齋。」
暖暖地。
在齋宮宗的記憶裡,鬼龍媽媽說話的聲音永遠像是三月的陽光,溫暖而不刺人。
無形地將人包圍起來,滿溢著幸福的色彩,大概是偶爾抬起頭來面著陽光所折射出的虹色光圈吧。
絢爛而又耀眼。
「怎麼了嗎?阿姨?」
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或許是不自覺的行為,齋宮宗總是覺得自己只要在這個人面前就顯得無所遁形。
刻意小心的放輕動作,就連氣息也是。
抬起頭來對上了對方慈祥的碧綠眼眸,是和自己的青梅竹馬一樣漂亮的,那雙永遠能一眼看穿別人的瞳。
說看透或許也不對,更像是鏡面一般。
反應著來者的內心。
是如此的澄澈而透著光。
看著對方似乎沒有要再說什麼的樣子,齋宮宗難得表現出了明顯的不解,對於他來說是難得地單純又坦率的模樣。

「……紅郎那孩子啊,偶爾會有些鑽牛角尖,個性又是橫衝直撞的,會需要一個人在後面拉住他才行。」表情沒什麼變化,仍舊是那一貫的溫婉微笑,鬼龍的媽媽停頓了下,隨即繼續說了下去。「小齋你啊,是那孩子唯一真正信任的朋友了。」
齋宮宗深吸了一口氣。
貫入鼻腔裡的刺鼻的氣味,混著一絲自己的鼻酸。
努力維持著平常的表情。
要盡量沒有任何一點動搖才行。
“那孩子就拜託你多多照顧了。”
媽媽並沒有說完全部的話,她瞭解齋宮宗,正如同瞭解鬼龍紅郎一般。
她知道自己不用再多說。
只要再一句,齋宮宗好不容易忍在眼眶的淚水恐怕就要潰堤了。
那是對齋宮宗的體貼,同時也是為自己保留一絲餘地。
但或許是深刻在血液裡的基因使然,鬼龍紅郎完整地繼承了母親那種願意為了重要的人犧牲奉獻的精神。
並非飛蛾撲火的愚蠢,而是基於愛所立下決心的舉動。

時光荏苒。
像流沙一般抓也抓不住,越掙扎也只會越發沈淪下去。
日漸消瘦的身體,越來越長的睡眠時間,一切的跡象似乎都訴說著病情的惡化,不斷地復誦在齋宮宗的耳邊。
但仍看不見鬼龍紅郎的身影。
一直都找不到的。
以前的自己到底是抱著多麼大的驕傲才能帶著笑容說出自己很瞭解對方呢……齋宮宗不知道也無法去理解。
頭痛開始纏上他。

在很多時候,齋宮宗不得不承認的是自己時常會感到孤獨。
或許一部分是出自自我的高傲,抑或是那股不允許自己太靠近任何人的恐懼感。
是如此的渴望著他人所給予的溫暖,但同時又懼怕著那股溫暖會將自己燃燒殆盡。
陷入了矛盾的心而無法自拔。

而後那一天終究是到來了。

喪禮進行的很簡單。
齋宮宗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會場的了,他只記得好像一直有雙溫暖的手牽著自己,仿若小時候一樣。
那時候的阿姨會牽著鬼龍和自己,兩人因為剛剛拜託到的冰棒而滿是笑容,就這樣子走在日暮下歸途。
但與那時也有所不同。
至少心情少是大相徑庭,曾經的那股溫暖也已不復存在,甚至是再也看不見了。
死去的人不可能在復活,而那份讓人安心的溫度對現今的齋宮宗來說也僅存於記憶裡。
不論在那些夜裡如何哭泣也再也回不來的過往時光。
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鬼龍紅郎的背影,從自己的角度實在是難以看見對方的表情。
齋宮宗從不記得看見對方哭過。
向來都是鬼龍紅郎擋在自己面前,被欺負了而哭哭啼啼,那個在自己眼裡是如此不堪,毫無用處的自己。
但,現在的鬼龍紅郎呢?
他會有著什麼樣的表情?
“好想要……抱住他。”
想要盡全力去安慰,去撫慰他的傷痛,至少想要付出自己的努力,想辦法靠近對方一點點。

「龍君……。」
一直等到鬼龍紅郎將妹妹安慰到睡著之後,齋宮宗才終於稍微清醒了點出聲搭話。
嘴唇能明顯感受到乾澀感,就連開口說話也讓人覺得痛苦。
但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看著仍然沒什麼表情的鬼龍紅郎,齋宮宗完全無法克制沿著臉頰自己流下來的淚水。
滾燙的感覺,像是要將臉撕開了一般。
到底是淚,還是血,或是兩者皆是。
齋宮宗難以分辨清楚。
只能靠在抱著自己的青梅竹馬身上,不斷地哭泣。
「為什麼啊……為什麼龍君你……為什麼……」
抽抽噎噎而無法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
「…………」
為什麼呢?
明明是想著要安慰對方的,但到頭來還是懦弱的自己給對方關心了。
正是如此無可自拔的溫柔,讓自己不禁地想要繼續沈淪下去,任由那滿出來的溫柔將自己給淹沒。
就算無法呼吸了也沒有任何關係。
若是耽溺在你的愛裡。

良久才止住了哭泣。
仿佛是使命感驅使,不,大概只是出於內心的真切關懷。
齋宮宗用整隻手臂圈住了鬼龍紅郎,那時的他已不再是小時候小小的,可以輕易抱著的身材了。
感覺上像是分開了十年。
不論是齋宮宗還是鬼龍紅郎都發現自己已經不瞭解對方了。
齋宮宗瘦弱的身子也讓鬼龍紅郎吃驚,但想起了自己的青梅竹馬,從小時候開始就對食物異常挑剔的性格,只能默默地將擔心往肚裡吞。
實在是太脆弱了。
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心與心之間的距離,只能看見鏡裡交錯的幻像,卻永遠難以接近所謂的真實。
好孤單好寂寞。
下一秒又會哭出來的。
「……哭吧,龍君。」
「如果悲傷的話,就哭出來吧……。」

我也想要成為你的力量。
就算是狼狽不堪地,跌跌撞撞而又蹣跚地向前爬去,我也想……
想要待在你的身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