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

深雪
K/ES/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獅心] 馬丁路德的十字架-3

瀨名泉握緊了拳頭,思考著自己到底能不能掐死十分鐘前的自己,還有若是掐死了究竟算不算是自殺,如此這般無關乎於現在的話題。
“要是自殺的話可是到不了天堂的呢……”
必須要努力地轉移注意力。
不然難保自己不會一下子,就忍不住將自己的武器往月永レオ方向砸過去。
一旁的少年頂著一頭雖然柔順,但卻因疏於整理而顯得有些雜亂的橘色及肩長髮,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
一下子摸摸銀器,一下子又是搬搬椅子,過了會又跑去碰碰彩色玻璃窗,還因著那絢麗的色彩而張大了雙眼。
老實說這些事情在教會裡的孩子也不是沒有做過,但對方背後那再明顯不過的翅膀實在是太過擾人,原先放在櫃子上整整齊齊的物品全數被掃落了下來。

月永レオ的眼裡像是埋藏了一整片的星空,如此地,如此地,閃耀動人。
一瞬間就能吸引住他人的注意力,而令人捨不得移開目光,帶著光芒探索週遭的事物。
瀨名泉輕輕笑了一下。

“唔哇啊啊!你可不能殺我啊,我雖然是惡魔,但可是相信上帝的!”

想起了方才也不知是隨便擠出的話,還是出於真心的肺腑之言,但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都顯得荒誕不羈,大概連玩笑都稱不上。
縱然是如此荒誕的情景,當時的瀨名泉還是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愣愣地望著月永レオ。
或許是被牽引進去了。
那比青草地還要碧翠的眸,卻又閃耀著金光,有時卻又像是水一樣的清澈,分不出是何種色彩。
但瀨名泉確實讓「他」留下了,而同樣地,至少到目前為止月永レオ也似乎沒表現出任何的敵意。
惡魔的年齡與外表向來不相符,以往在神學院學習到的知識,那些瀨名泉曾經懷疑過其必要性的雜談,此時一字一句在心裡浮現。
但似乎也難以套用。
那些在書本上所描繪的惡魔,是噬血的,是邪惡的,是背離神之道的。
那些張牙舞爪的身影與眼前的天真少年實在是難以重疊。
月永レオ與其說是惡魔,反而更像是個孩子。
如此天真,所以難以歸類。

「人類人類!」背後的薄翼拍了下,月永レオ拿著手上精細的盒子,滿是光采地對著瀨名泉發問。
「這個看起來很有趣的東西是什麼啊?轉一轉還會發出聲音呢!」
那是個以米色和白色為基調的音樂盒。
不論是盒子上的雕刻,打開盒子後會看到的旋轉人偶,或是齒輪運轉之後所發出的樂音,都足以看出做工之精巧。
看著惡魔把玩著音樂盒,像是根本搞不清楚其用途的行徑,瀨名泉大驚,趕緊一把搶了過來。
「別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啊你這笨蛋惡魔!」
語氣之中的嚴厲說出來連年輕的牧師自己都有些嚇到了,但空氣中的凝滯看似已無法挽回。

月永レオ似乎也被瀨名泉的怒吼給嚇到了,有些愣愣地停在原地。
大大的眸眨啊眨的,漂亮的睫毛也好像會勾人似地,但月永レオ沒什麼多想。
「對了!我可還沒自我介紹呢!」
牛頭不對馬嘴地,惡魔眼裡純真的光采讓銀髮青年再度愣在了原地,手裡還小心呵護著剛剛被對方給拿起來玩的音樂盒。
「我是國王哦!是自己的國王!大家的國王!是赤裸的國王,月永レオ!」
朝氣四溢的,像是要贏過窗外中午刺眼的陽光,月永レオ,這名自稱是國王的少年,正大聲地宣告著自己的來歷。
瀨名泉簡直無從反駁起,在過去的經驗裡沒有所謂的與惡魔先生的應對技巧。
要是真的有,那也該算的上是如何殺死惡魔這類的方法。
惡魔究竟是何種生物,甚至是超越生命的存在,在此之前瀨名泉從未認真去思考過。
是麻木的。
僅僅是為了活下去而成了牧師,為了成為牧師而遵守戒條,而為了遵守戒條……也就是如此缺乏思考地殺著惡魔。
或許吧,自己從來都稱不上是一位牧師。
更甚是神的使徒。
「哼。真是煩死人了……為什麼我必須要在這裡跟你這個煩人的傢伙打交道啊……」
近乎是碎碎唸的語氣。
將手上的音樂小心翼翼地放在桌面上,然後用了一旁的布巾將其包裹了起來,深怕讓音樂盒給沾染上一絲灰塵。
「那你呢?人類,你又叫什麼名字呢?」
不知何時又湊上前來的月永レオ抬頭看著瀨名泉,距離近的讓人屏息。
瀨名泉眨眨眼。「……瀨名……!等等,我為什麼必須要告訴你名字啊。」
慢了些才意識到兩人之間距離的神父下意識地想要將武器召喚出來,但又馬上打消了心裡的念頭。
連自己也不能明白其中的理由,但他就是無法對眼前這個惡魔刀劍相向。
是退縮了?同情心?對於眼前惡魔的好奇?
不管是哪一個選項都不適用,從以前開始瀨名泉便深知自己身為神父的義務,履行義務而後好好的活下去才是瀨名泉首要追求的目標。
但一直以來停滯的思考開始運轉了,過往不斷盲從的規矩在此刻也似乎只顯得可笑。
糾結成一團的絲線無法解開,就那樣卡在了當下,瀨名泉完全無法思考。
「セナ?那麼是叫セナ是吧?」
少年的呼喚又忽地將瀨名泉給拉回現實,方才的思緒還未理出個想法。
但看著眼前的碧綠眼眸,透露著自信的光采,瀨名泉總是在這種不知不覺的情況放鬆戒心。
或許僅僅是想要這麼做而已。
並無特別的理由去說明清楚,就只是這麼做了。
彷彿有人在耳邊輕語著,那些早就已經刻意遺棄的,心的回響。
「那麼我就這樣喊了,セナ。」
從見面開始便帶著甚至可以說是張揚的傲氣了,月永レオ牽起嘴角。

一直到現在瀨名泉才看見了。
對方笑起來有著很好看的虎牙。
——從未停止過的,心音一直如此清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