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

深雪
K/ES/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奧J] 聖誕前夜

人群一陣一陣地走了出來,奧塔別克·阿爾京看了眼手錶。
指針與時針滴滴答答,機械與齒輪運轉的聲音規律而不帶一絲偏差。
身為哈薩克的英雄,奧塔別克在國內知名度是不言而諭,但他並不因此覺得自己與他人有什麼不同。
只是做著該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滑冰是他所喜愛的事物。
出門也不會特別掩飾,周邊有些少女早就發現了他的身影而竊竊私語著,表情裡的崇拜和愛慕是再明顯不過。
奧塔別克穿著習慣的皮外套,在這個深處內陸而溫度嚴峻的國家,保暖是一定必要的事情,就連外套也是一貫的自我風格。
低調而不庸俗。
那股由內而外藏也藏不住的氣息,並不是多話的人,比起使用言語來表明志向,這個男人更偏好的是用實際行動去證明自己。

而與此完全相反的。
約翰·雅克·勒魯伊正戴著誇張的墨鏡,四處張望還不時跟對著他尖叫的小粉絲打招呼。
身後拖著的是一如往常誇張至極的大行李箱與後背包,甚至還在上面直接印刷了「JJ」兩個大字。
仿佛惟恐他人不知道自己似的,身長178的高大身材、精心梳理過的頭髮、絕不落於人後的時尚穿搭。
在注意到等著街機的奧塔別克之後也是誇張地打著招呼。
「呦!奧塔別克!等很久了嗎?」
稍微加快了腳步,JJ表情也仍是那樣的自信,好像天塌下來也不會垮似的。

奧塔別克吸了吸鼻子。「好冷。」

————————————————————————

已經開始習慣了對方的鹽應對,不,或許也稱不上是冷淡,他所感受到的奧塔別克只是不擅長表達而已。
還深刻的記得大獎賽時的一切。
尤其是最後的大失誤是想忘也忘不掉,太丟人、太愚蠢……太痛苦了。
「要是給粉絲留下不好的回憶,可就不是稱職的JJ了」,雖然保持著這種信念,在鏡頭前努力支撐著自己的笑容。
但眼淚終究是會忍不住的。
他在選手休息室大哭了一場。
從來沒有哭的那麼悲慘,就算是在經歷那些嚴苛的訓練和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但當時那股不甘心實在是難以言表。
只能任由眼淚不斷地滑落。
停也停不下來的,好不甘心。
太不甘心了,他怎麼可能會甘心他的大獎賽就止步於此。

「到了。」
奧塔別克的一聲提醒將他喚回現實。
「哦……哦!沒想到這麼快就到了啊,還以為會很久呢。」
回過神來,JJ放鬆了,方才用力捏到都發紅的手。
奧塔別克意味深長地看了對方一眼,但最後還是決定什麼也別說,只是走到後車廂幫著將行李卸下。
還有些失神,JJ覺得自己就像是進入了某種奇妙的認知重疊,一邊還是現在的自己,卻又仿佛還停在那個只有兩人的休息室。
記憶並不如想像中是如此模糊而漸漸淡化褪色,是清晰且如此炙熱的。
燒灼在臉上的感覺如此火燙。

「你沒事吧?」
那時在休息室裡探進的是奧塔別克的臉。
毫不拖泥帶水的,奧塔別克只是問出了自己想問的問題,但也已經足夠了。
約翰·雅克·勒魯伊,這個視面子和形象為第一的男人怎麼可能讓他人看見自己哭的狼狽不堪樣子。
就連方才的哭聲都是悶在衣服裡的抽噎聲,就是一個這麼要面子的人。
立即止住了。
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對約翰·雅克·勒魯伊來說就是這麼必要的,最後的底線。
「……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用盡力氣擠出一絲笑容。
又變得像訪問時一樣了。
他深知這是自己的毛病但卻毫無辦法,看似開朗而又大方的自己其實卻是最無法信任他人的那個人。
因為無法信任,所以便從不會讓他人見識到自己的脆弱。
眼眶都哭紅了,還是擠出了笑容。
奧塔別克無法理解這種行為。
走進房間後將門關上,JJ原以為奧塔別克會就此退縮,畢竟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比起拒絕更有效的是表示自己沒問題,只要如此他人便也沒有立場再去說什麼,從頭到尾都是自己的問題,不用將私密的一面攤開在陽光下。
還沒反應過來,JJ有些愣愣地望著奧塔別克。
蹲坐在地上的JJ蜷縮起,奧塔別克站著而微微彎下腰,奧塔別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但那雙紅腫的眼和緊咬著下唇的隱忍表情,平時不常將情緒外顯的他,此時難以將想說的話好好地組織表達出來。
「……?」
JJ的疑惑越發脹大,他望著一言不發的奧塔別克。
此刻兩人的臉靠的有點太近了。
近的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
溫熱又充滿著想望。
他還記得的,記得那個長綿且溫暖過頭的吻。

「湯還可以嗎?」
奧塔別克有些擔心地問著,對方失神地望著湯一直到都涼了還沒動過手上的湯匙。
「沒事沒事!只是一不小心就發呆了一下,常有的事!」
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再接什麼下去,奧塔別克又總是那樣安靜的臉龐,連眉毛都沒皺一下,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尷尬。
「你不想說的話也沒關係的,我不會逼你去說。」
收拾起桌上的空盤和餐具,在JJ終於要第一次動起自己的湯匙前,便從他面前收走了盤子。
拿著湯匙撲了個空,有點責怪意味地望著那走向廚房去的背影,JJ嘟著嘴,手上還是拿著那根孤零零的湯匙。
「來,皮羅什基。」
「喔喔!謝謝你啦。」
表情轉變為大大的笑顏,奧塔別克先前便算好了時間,剛剛好的,在晚餐時間過後可以再來一份皮羅什基。
奧塔別克微微一笑。
望著窗外正緩緩飄下的雪花,撐著一邊的下巴,平時總是緊皺的眉頭放鬆了下來。
「怎麼了嗎?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還含著湯匙嘴裡也咀嚼著,JJ向自己背後一探確定自己背後沒有任何東西之後。
呆呆愣愣地,JJ還在思考著到底是自己的臉上沾了什麼東西,還是自己背後有什麼自己看不到的神秘生物,或者根本不是生物。
想到這裡背脊還發抖了一下。
不得不承認的是約翰·雅克·勒魯伊實在是不太喜歡看不見難以捉摸,又充滿足夠想像空間的事情。

奧塔別克再度輕笑。
自己的戀人太容易將心思寫在臉上,但這一點……必須承認且樂意承認的是自己並不討厭。
如同那日的吻。
一樣的長綿,而又更加熱切。

天空總是會下雪,但雪總會停的。
奧塔別克不確定會是何時,但他願意等下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