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

深雪
K/ES/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斑杏] 夏日

**2018三毛縞斑生賀**

氣溫漸升。
一日一日悄悄地逼進,隨著日曆上再明顯不過的紅色叉叉一個又一個地增加,杏心中的焦躁感也漸漸升高。
而專屬於夏日的艷陽也總是在發現之時早已高掛在空中,毫不留情地炙熱浪潮一波一波襲來。
攻勢陣陣猛烈且絲毫不見停歇之勢。
扇子,風扇,冷氣。
飲料,冰品,戲水。
一步步提高防禦的手段也還是看不見前方獲勝的可能性,杏又拉低了草帽的帽簷試圖去做最後的一點抵抗。

一襲純白的洋裝一路延至腳踝,羅馬綁帶靴顯得氣質而不過度華麗,甚至還有點樸素的氛圍。
及肩的咖啡色長髮並沒有綁起來尋求脖子上的微風吹拂,汗水沾黏住了髮絲而有些黏膩的噁心。
於是少女胡亂撥了撥頭髮,髮絲飛躍的一瞬間搭上了微風,順勢飄逸了起來。
本就乾淨端正的小臉搭上了天藍色的大眼與褐色的頭髮更顯得惹人憐愛,低頭不語的少女加快腳步向前。
在沒有人看見的方向吐了吐舌頭以示不滿,但倒也不是真的想讓眼前的人看到。
只不過是心裡最後一點無用的抗拒罷了。

前方的人還牽著小孩子的手。
汗水浸濕了那寬大而使人安心的手掌,小孩子似乎是迷了路哭著要找媽媽,明明是杏先發現那孩子的,但三毛縞班卻更快做出了行動。
仿佛有一種自己的工作被搶走的感覺,杏有些不甘心地想著。
帶點幼稚和任性的想法,然而她也不會將這些說出口,事實上那也並非自己本意,彼此都清楚的是在那個名為溫柔寫做三毛縞斑的人面前,看似一向獨立堅強的杏總是會忍不住開始撒嬌,鬧彆扭的本事杏自認可不會輸。
三毛縞斑已經將孩子背在肩上哄了。
甚至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糖果交給孩子,原先還抽抽噎噎掉著眼淚的男孩止住了淚水,有些發怔地望著正揹著自己的大哥哥。
杏想起了幼稚園的那次,明明跟身邊的其他孩子差不到兩歲,但當一群人在森林裡迷了路時,那個溫暖的笑容總是能使人心安。
冷靜但充滿溫暖,一路上的安撫,尋找方向,甚至是揹起了體力不支的其他孩子。
大概是將如今的背影與當時深處在黑暗森林之中的小小背影給重疊了起來。
當時的杏沒有像其他的孩子一般正常的哭了出來,至少一路上都緊咬著下唇忍住眼眶裡的淚水不讓它掉下來。

「為甚麼沒有說。」
甩開了三毛縞斑牽著自己的手。
汗水黏在肌膚上的感受實在稱不上是舒服,兩個人在孩子們各自返家之後獨自走在路上。
「為甚麼不告訴大家你的腳受傷。」
她不想哭,要是哭了的話對方一定又會開始安慰自己,不再是對等的存在而是被照顧的一方。
她不願,她不想,她不甘。
「啊啊……被發現了嗎?沒事的只是扭到了而已。」
三毛縞斑的笑容自小就閃耀地如同太陽,他絕對是天生的偶像,僅僅是存在便能吸引他人的目光。
微微一笑,男孩再次搭上了女孩細嫩的小手。
而後再度被杏甩了開來。

腳踝一扭一扭地,每踏出一步都感受的到刺痛感,走久了慢慢地變成了灼熱感。
發炎,生理反應,三毛縞斑那聰明的過分的小小腦袋快速運轉著。
但卻判斷不清此刻少女清澈藍眸裡的淚水是什麼意思,或許是兩個人對於彼此,或是對於今日都感到疲憊了。
簡直像是一場倔強的比賽似的,兩個人只是相對無言而緊盯著彼此,空氣裡的凝滯感連風也吹不進來。
而那天最後的句點是杏獨自一人跑開的腳步聲。

「下一次可別再和媽媽走散囉。」
找回媽媽的孩子死命地環抱住母親,而年輕的媽媽則是不斷地鞠躬感謝著,杏回以了對方淺淺的微笑,三毛縞斑則是扶住了對方的手。
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分了,兩人帶著素不相識的孩子走遍了整個村子,最後還是在回到車站附近的警察局時才發現焦急如炃的媽媽。
滿身是汗,身上的白色洋裝有些透了。
三毛縞斑將自己的薄外套批在了杏的身上,縱然自己身上的格子襯衫也是濕地一塌糊塗。
是紳士還是媽媽這個問題放在三毛縞斑身上恐怕是只有一線之隔。
但杏並不討厭這份溫柔。
只是有著一點點的不甘心,和那股試圖與對方站在同一高度的好勝心,簡而言之既是那帶點幼稚的彆扭。
同樣地,三毛縞斑並不討厭這樣的撒嬌。

古早味的冰被送上了桌,色彩鮮艷的糖水如夢似幻,與兒時的點點滴滴是如此相稱。
比起侵蝕更像是交融在一塊,彼此退讓而又相互包容,或許時有衝突磨合,但大抵總是為對方著想地。
這股愛,這份戀。
如同夏日裡的那口甜蜜沁涼。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