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伏八] 禮物

#1
我很感謝伏見。
就各方面來說,我就算把自己送給他應該也不夠,我的感謝大概有這麼...這麼大...這麼大,算了,應該沒有人聽得懂。
嗯?你問我為什麼...
因為他願意和我做朋友。
在我被原本以為是朋友的那些人排擠的時候,我遇到了猿比古那傢伙,是他,成為了我的救贖。
況且如果沒有認識他,我就不會和吠舞羅的所有人認識了。
啊啊,怎麼可能嘛十束哥,我怎麼可能是指沒有從他手上搶來的可樂,我說的是...要是沒有他那種頭腦的話,我根本一輩子不會想過有另外一個世界啊...

「猿比古絕對是我最重要的人。」

但是拜託十束哥你絕對不能說出去,是因為我信任十束哥才說的,十束哥你絕對不能說啊啊啊!

#2
啊?為什麼我必須要在工作時間接受十束哥的採訪...我才不要。

十束哥你很煩...你已經跟著我十分鐘了,
什麼?
我接受完採訪你就會走,嘖,知道了...
有什麼問題快問。
美咲對我來說是什麼...就是美咲,不然是什麼。嘖,沒得到滿意的答案不會走嗎?這是強制誘答吧。
美咲嗎...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人,是我願意用任何東西去交換的重要的事物。
至於為什麼...因為他是第一個願意跟我交朋友,願意給我存在價值的人...
是他給了我救贖。
好了好了,問完可以走了吧,秋山,把吠舞羅的人帶走。
對了十束哥,還有一句話...

「或許我真的很喜歡美咲。」

不,我剛剛什麼都沒有說,你聽錯了,我怎麼可能會喜歡美咲,別開玩笑了,慢走不送。

#3
「哎呀呀...被趕回來了呢,嘿嘿☆」
「不要說的那麼事不關己好嗎?十束,要去哪玩都好,但是你為什麼會想要跑去Scepter4玩啊...還好遇到的是伏見。」
草薙的語氣帶了一絲擔心,最近頂頭上的王和對方的王似乎又吵了一架,草薙實在不想要在這敏感的時刻讓對方抓到把柄。
可惜,不論是周防還是十束都沒有感受到草薙的苦心。
草薙心累。
他一邊擦著玻璃杯,一邊衡量著要是把吠舞羅一眾趕走的利弊得失。“最大的問題應該還是是打不過尊...”
「因為安娜想要去看看馬刺身嘛,所以我就想說那順便去看看伏見好了,所以就去了啊☆」
「為什麼你講話會自帶星星效果...」
「為什麼草薙哥看得到星星效果...」
草薙放棄,就算他口才再好,但每次遇到十束這種輕易就能轉移話題的人還是束手無策。
但十束還沒說完,他表情轉為正經,幽幽地開口道「我有一種感覺,感覺自己隨時都會消失,如果說我就就要消失了...那我是不是該留下什麼幫助呢?我是這麼想的...」
十束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幻,縱然此刻十束正好好地坐在草薙面前,但草薙還是覺得十束的聲音聽起來...
真的像是下一秒就會消失了一樣。
「十束...」
「嘛嘛~我只是說笑的,因為這是有這種感覺而已,又不是真的會發生...」笑容又掛回十束的臉上好像剛才那種認真又帶點哀傷的表情沒有存在過。
竟然十束看起來不想說,草薙也不會勉強他,他向來不喜歡勉強別人。
兩人沒有說話之後,在Horma內的聲音只剩下草薙擦著玻璃杯時發出細微的聲音。

#Final
八田翻找著,翻找著十束留下來的大量錄影帶,錄影帶的數量龐大到能裝滿整個紙箱。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十束說過的話。
-要是八田你哪一天想要跟伏見和好的話,我留下了一卷很有幫助的錄影帶喔-
八田覺得自己好愚蠢。
在這個即將和綠色部族對戰的當下,竟然還在這裡尋找十束所留下來的錄影帶,恐怕連笨蛋都能理解哪一個比較重要。
八田不自覺地笑了。
但並不是因為開心,完全是自嘲的笑。
「找到了...」
在底部放著一卷和其他錄影帶長的一模一樣的錄影帶,差別只在於上面畫了一隻很醜的鳥。「好醜。」
八田不知道該說什麼,錄影帶店內容有伏見,也有八田自己。
「什麼嘛...根本沒什麼幫助,討厭...十束哥是大笨蛋...」
泣不成聲,八田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沒想到...在十束已經離開一年的這個當下,十束反而能成為自己拋棄所有疑慮的決定性關鍵。
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縱然想要感謝,十束已去到了他無法到達的地方。
去了好遠好遠的地方。
所以...
如果他想要報答十束的話,就只能...
「...只能救出猿比古那傢伙了啊...」

「Being a friend is the best gift you can give.」
我被英文課本打動了。
覺得英文課本的故事根本基友hshshshshshs(停止妄想
說小受原本要自殺了,後來因為小攻成為朋友而決定好好活下來,根本基友(喂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