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芥川2017生賀


鼻腔裡充斥著苦鹹的氣味。
橫濱的海風向來如此,不知是混著悲傷,抑或是混著苦悶,但大抵都是那種感受。
充滿抑鬱與孤寂。
時序是三月初,春天的開始,二月的結束。
芥川不是不知道今天對自己來說是什麼日子,只不過是覺得沒有必要也不想要……好,或許有一點點想要。
再說,在港區黑幫裡慶祝生日什麼的聽起來也太滑稽,簡直是小孩子才會有的夢想。
芥川討厭小孩子,討厭弱小的存在,更討厭曾經弱小的那個自己,那個身為小孩子的自己。
無力保護自己更無力守護重要的人。
但是現在的自己又是怎麼樣了……
芥川不清楚。
沒有固定的量尺也沒有評分標準,所以芥川只能抓著唯一的目標不放,也放不開。只能一直追逐著離自己時近時遠的「那個人」。
『我覺得太宰先生已經認同你了。』
從沒考慮過的臉突然出現在腦海裡。
芥川的臉色不禁有些難看,要笑不笑的樣子反而讓秀麗的臉變得有些妖異。
“本來是最討厭的人卻變成了想要一起慶祝的人嗎……?”
或許不止人虎、太宰先生、泉鏡花、還有銀……或許還有樋口。
但那終究不會發生的。
至少芥川是這麼想的。
「好久不見啦,芥川。」
肩膀倏地被人抓住,是什麼時候被接近的、對方是高手嗎,芥川還來不及思考這些問題就聽到了那再熟悉不過的……略帶些輕浮與玩世不恭的迷人嗓音。
「太宰先生……」
「啊,差點忘記了,生日快樂。」
太宰微微一笑。
芥川只能呆愣愣地站在路旁,望著那逐漸遠去的,身影。
或許生日還是有好事的吧。
「啊啊,又差點忘了,敦他也說要和你說生日快樂哦,但因為他不敢來我只好幫忙傳達了。」
太宰猛一停下腳步對著已經被自己拉開一大段距離的芥川大喊,雖說不是聽不清楚,但路人的視線明顯地聚集到自己與太宰身上,不太習慣受注目的芥川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總之,後來在森先生的帶領下辦了一場派對。
但後面因為梶井酒醉後有點失控,變成了小型群架。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除了後來被送醫院的梶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