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伏八] 若是想起


要是想起那個燦爛無比,比太陽還要亮眼的笑臉……。

「猿比古。」
那是,自己最喜歡……最喜歡的臉龐……
強迫自己從漫無邊際的思考中回到現實,伏見揉了揉因為剛起床還有些睜不開的眼角,嘗試要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日落時分的太陽送進斜斜的溫暖陽光,將教室的氛圍與溫度同時染成溫暖的感覺。
伏見伸了個懶腰,舒展著因為維持同樣姿勢而僵硬的四肢 。「哈啊……。」

「猿比古你還睡不夠啊,明明都睡了一整個下午的說。」
八田美咲將稍嫌瘦弱的纖細身軀靠在床邊,陽光從窗戶透進來正好灑在八田身上。
光影分明。
薰風徐徐,帶來了屬於少年的汗味,以及那股隱藏在溫暖氛圍裡的煩躁,像是對現狀有些什麼不滿,有像是尋求著什麼更偉大的事物,若是要歸結的話或許那是僅屬於青少年的煩惱。
在大人與孩子之間的青少年。
既沒有孩童的不涉世事,也沒有大人認份,所擁有的也只有那份滿溢出的多愁善感。

「唔嗯……」
又伸了個懶腰,伏見看著那個一如往常閃耀的對象。老實說,像那種隨時隨地帶著笑容又過度活力四射的傢伙,伏見還真沒看過第二個。
「那麼,今天放學要去哪裡?」
八田還是帶著熱度不減的笑容開心地提問。「嗯…遊樂場?不要,昨天去過了,那麼溪邊?不行,太無聊了只能丟丟小石頭,不然…」
或許就是不管自己怎麼冷淡對方都能維持開朗,伏見才能安心的跟八田待在一塊吧。
不用勉強自己做出笑容,在想要與不想要時也不用看別人臉色,和八田在一起總是能真正的做自己。
但八田也並不是一昧地附和自己的意見,而是也會提出想法來跟伏見交流的,該說是少根莖還是單純我行我素的,八田從來不會去害怕惹伏見生氣,當然也可能是壓根沒意識到吧。
伏見很喜歡這種感覺。
像是信任的感覺。
「來我家吧。」
「欸欸?真的可以嗎?」
伏見稍微頓了頓,不只是因為八田所說的話,也因為自己的思考暫時中斷了。

信任。
原來自己很信任八田啊。
思緒陷入困境,平常能毫不停頓說出理論的自己在這個當下好像不見了,並不是換了一個自己,伏見所能理解到的是,現在的自己或許在用感性思考。
在想著自己對八田的想法。
想要釐清自己對待八田與其他人的不同。
他是不一樣的,這點伏見能清楚的知道,但若真要說出哪裡不一樣,伏見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太青澀的感覺,太陌生的感覺。

「既然要來我家就快走吧。」
複雜的情緒在心裡交織,雖然認知到情感的存在,卻無法抽絲剝繭去理解那種感覺。
「啊啊,說的也是,畢竟我也不能在你家待太久。」
是從未體驗過,甚至沒有去認真思考過的事情。
「你想住下來我也不是不歡迎的哦。」
那麼,為什麼現在會認知到這種情緒。
「嘿嘿,這可是你說的哦。哪天我就賴著不走了。」
是因為意識到了,是因為無法不去在意,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一直想要解決的。
胸口的鬱悶感。
「嗯,可以啊。」

暫時的靜默。
兩人間的空氣像是與外頭的夕陽餘暉一同靜止了一般,八田只是盯著他的頭髮瞧。
伏見原本是屬於深色的,暗沉的髮絲,染上夕陽的火紅,還有一點明亮的黃,再加上些許顯得更加灰暗的紫。
有亮有暗的深淺才顯得如此漂亮。

對上對方那也炯炯看著自己的目光,伏見覺得身體像是不受自己控制地抓住了八田的領子,一下縮進了兩人的距離。
近在咫尺。
只要稍加一動。
便能觸碰到彼此的唇。
「喂,猿比古……如果要打架的話我隨時……!」
閉嘴,伏見這麼想著。
想著為什麼自己會喜歡上這麼笨的人。
但頭腦已經無暇思考,所能感受到的只剩下雙唇交會下的感觸,是柔軟的,帶點粗糙的感覺。
「你突然做些什麼啊……」
用著一隻手擋住自己的臉,嘗試去擋住自己已經通紅的臉,八田刻意用著不高興的語調說著。
視線偷偷望向伏見所在的方向,仍是近的不能再近不距離,伏見的臉一旦靠近只能讓人更加確切地感受到那張臉龐的漂亮。
「……」
伏見仍只是盯著自己沒有回答。
八田原先緊皺的眉毛慢慢放鬆了下來。
他是知道的,知道伏見想要說什麼的,因為那也正是他所想要說的。
彼此都心知肚明。

在夕陽下的身影。
交織,互相靠近,一吻。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