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紅宗] 烏日紅花

如果說最後還是會和彼此分開的話,那是不是一開始就不要將彼此視為重要的人會比較好。

———————————————————————

在開學典禮時突如其來的重逢了。
沒有想過的。
不在計劃內的。
其實要在人群之中發現鬼龍紅郎並不是什麼難事,一八零的身高在一大群高中生中還是顯得突兀。
那一頭紅髮也總是如此。

燒灼般的顏色。
簡直要比太陽還要炙熱。

但和兒時相比似乎又有些不同。
原本看起來就有些嚴肅的臉,再搭配上紅髮與高人一等的身高,讓鬼龍身上的氛圍顯得有些難以接近。
以前是溫柔的,暖暖的,那抹紅色。
但在現在卻變帶著刺。
微小的,但確實存在的。
敏感如齋宮,馬上就發現了混雜在其中的不協調感,不止是鬼龍的。
欲言又止的想法累積在胸口。
鬱悶膨脹。

幸好班級並不相同,雖說在同一個學校三年總有相遇的時候,但至少不是現在。
保持稍微僥幸,或許又有點得過且過的想法,齋宮宗調整呼吸。

「小……齋宮!是齋宮對吧。」

被發現了。
調整呼吸。
調整呼吸。
身上的刺消失了,在齋宮宗仔細審視青梅竹馬的臉時,他想著。
「剛剛看著背影就想著是不是了,果然沒認錯。」
笑容讓緊促的眉間紓解,鬼龍紅郎笑容很溫暖,跟兒時一樣的。
「是鬼龍啊。真是意外你會來當偶像。」
不是的。
「我自己也不相信,大概就是被我家小妹半推半就的。」
不是的。
僅僅是閒聊的氛圍,只是像個普通的兒時玩伴打招呼的輕鬆對話。
齋宮宗能感受到情緒持續膨脹著。
我想說的,我想聽的並不是這個。

不行。
不行。
不行。
但是不行。
絕對不行。
因為分開過了,不能再有第二次的。
所以必須推開才行。
匆匆結束對話,齋宮宗努力想要建立起的保護牆在一瞬間瓦解,撿起散落的磚頭,那些想要疏遠他人的磚瓦。
他想要逃到幾千光年之外。

然後希望自己能忘記那張臉。

是逃避。
是放棄。
是預防措施。
所以預先築起的牆。
但卻總是能被那照進來的陽光給集碎,帶領自己逃出保護,逃出監牢。
然後……希望自己能有坦率面對陽光的一天。

———————————————————————

「因為約好過的。」
「因為說過會保護你的……所以我這次一定會做到的。」

窗外的夕陽斜斜射入。
停下手上針線的動作,紫色的瞳孔愣了一下。
「是啊,我們約好的。」
「我可只相信你最後一次,鬼龍。」

忍不住抓住了。
抓住了前端的線,想要緊緊抓住的希望。
想起了小時候抓住哭得稀里嘩啦的自己的那個堅強的表情,不服輸的小男孩。
如今不再是男孩子了,甚至連在夢之咲也算是老前輩了,齋宮宗覺得自己長大了。

長大並不是單獨變得堅強,而是與重要的人相依,學會彼此扶持。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