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秋伏] 宵夜時間

一個人的房間。
除了自己,空無一人。
安靜地。
仿佛完全靜止地。
伏見猿比古呼吸著,吸入空氣裡大把大把的自我與孤單,不會感受到孤獨,至少他是如此告訴自己的。
一個人並不稱為孤單,在那些與人群格格不入的時刻,在狂歡的派對中,伏見猿比古才能真實感受到……自己在那個當下或許是孤單的。
啜飲了一口手上的碳酸飲料,氣泡感讓人勉強維持著清醒的感覺。
悶熱的夏天讓人渾身提不起勁,伏見猿比古僅憑著手上的飲料來確認,確認自己此時還在動作,確認自己沒在發呆。
「嘖……沒氣了。」

「叩叩。」
敲門聲清脆地響起,俐落地,力道不大地。
「進來吧,秋山。」伏見將方才的碳酸飲料用投籃般的方式丟進垃圾桶,一邊如此回應到。
門外的人影愣了愣。
「啊……是的。」
又過了些遲疑,秋山這才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伏見先生怎麼知道是我?」
同樣地小心翼翼,看到秋山的眼神,伏見總有一種自己在和小動物對話的感覺,還是那種無害至極的兔子。
明明對方是比自己還要年長的成年男性,從那眼裡透出的情緒卻清一色地澄澈純真。
也或許只是對方的眼瞳太過漂亮,伏見稍微這麼想著,想著別去在意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
「隊上會敲門翹得的那麼輕的也只有你和弁財了吧……」
隨口的回答,看似漫不經心地。
「欸?是這樣嗎?」
想了想道明寺那狂野地踹開門的動作,還有日高著急時不斷敲打門板的神情,秋山苦笑了一下。
表情沒什麼耐性,伏見猿比古也向來是這個樣子的,相處了許久秋山也大概分得清楚對方生氣與否。
將手伸到下舖,動作熟門熟路的摸到一瓶可樂,打開來,氣泡的聲音充盈。
而後是伏見吞嚥的動作,喉結韻律地上下起伏,不知怎地,明明是再平常不過的動作但秋山總覺得只要是伏見做起來便帶了一絲情色的意味。
雖說日高他們常常說著秋山是禁慾系,但秋山自己卻不這麼認為。
“就是個很普通的成年男性!”秋山一直是這麼想的。“既然如此,面對戀人感到害羞也是再正常不過的吧。”
仿佛自己說服著自己似的,秋山只能盯著伏見,完全忘了原本來的目的。
「所以呢?你來應該不是來看我喝可樂的吧?」
秋山又愣了愣,也不知道是因為太過謹慎而習慣在行動前再三思考,還是就只是單純的傻,時常這樣子發呆放空。
「啊啊,差點忘記了,我是為了這個來的。」
舉起手上的提袋,便利超商的標誌顏色鮮明,而且在白色的部分透著內容物的色澤。
啤酒瓶的碰撞著清脆不帶一絲陰鬱,宛若秋山冰杜臉上的笑容。
總是那樣乾淨的。
充滿溫暖的。
「哦,想要酒來收買我嗎?」
「如果可以用這兩瓶就收買伏見先生我倒也想試試看呢。」
微微一笑。
秋山的笑容在伏見眼裡一直帶著溫暖的力量,明明是叫做「冰杜」的,但卻像是太陽一樣。
又或許是自己正透過濾鏡來觀看整個世界,用著從秋山那裡傳遞過來的,那蘊含著無限溫暖的濾鏡。
「不如試試看?」
挑逗地。
揚起的嘴角透露著色氣,那是伏見猿比古一直以來的武器。
他是知道的,秋山冰杜這個人非兔而狼。
懂得如何輕輕剝下那層兔皮……只要透露出一點許可的暗示就行了。

伏見嚐著嘴裡的啤酒的苦澀感,以及雙唇交纏後留下的香醇氣味。
兩者合而為一。
兩人的身形也漸漸交纏。
秋山與伏見皆對自我要求甚高,但對於彼此來說,對方像是能將生活步調給慢下來的甜蜜。
黏糊糊地。
甜到心頭的。
「伏見先生被我用一瓶啤酒給買下來了。」
「嗯,是啊,500元的啤酒。」

至於後來因為隊內傳出可以用500元買下伏見而讓秋山被清算的事情又是另外一個故事。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