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

深雪
K/ES/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真晃] 色


*大概是畫家真跟秘書晃牙的paro
*雖然知道是邪教但是我好快樂

沒什麼想法。
就算盯著眼前空白的紙看了許久,腦子裡的思緒亂成一團,打結打結再打結,不論什麼都理不清楚。
甚至連腦裡的混亂從何而來都搞不清楚,一旁的顏料緩緩的融掉了,在調色盤上化為水,五顏六色地結成一團相互侵犯對方的領地。
蠶食鯨吞般的,最後也是兩敗俱傷變成了不上不下的顏色,混雜在一塊。
本就不和諧的色調,如此以來思緒更是糊裡糊塗,仿佛掉進那一圈一圈的暈染裡面。
找不到出路。

遊木真為自己倒了杯咖啡,但三合一分粉包的味道實在是差強人意,或許還跟筆洗裡的混濁水差不了多少。
但比起腦內的思緒卻又好上了許多。
那是如此的不清,如此抗拒而又心癢難耐。
一口吞下。
偷偷地,悄悄地,緩緩地。
蟬聲停了下來一瞬間化為寂靜,又或許並不是在一瞬間的事情,只不過是遊木真自己的時鐘太過緩慢而止步不前。
又或許是他根本難以向前踏出一步,於是秋天的氣息便那樣來到。
物換星移,日月交替,時光輪轉的腳步沒有一刻停下,小屋周遭放眼望去盡是滿地落葉。
落葉堆長長地蔓延向遠方,仿佛是星空的不斷延伸,又像是海洋那樣的無邊無際,讓人不禁想要奔跑,想要一路跑下去直到看到前方的盡頭。
或許就與那古老的帝王一般,想要看見世界盡頭之海的遠望是如此偉大,卻又如此渺小。
遊木真一個人居住在那,一個亞洲來的年輕人獨自住在英國鄉下的樹林裡,看似浪漫,但遊木真卻總是覺得自己像是在逃跑。
芬多精難以發揮它的作用,緊張的分子彌漫在空氣之中,一點一滴。
像是一雙纖細的手,那是遊木真時常在半夢半醒之間見到的手。
骨感的手,紙關節明顯的突起,是雖然纖細但卻不會顯得病態的手掌,仿佛充滿著強韌的生命力,散發著活力。
但是,那是一雙再美麗不過的手。
輕輕的撫上……而後,用力掐上了自己的脖子直至斷氣。
心中的焦躁感無時無刻,在無法畫出任何一筆之前總是重重地被緊張的情緒給繞的將要死去。

就是那樣的一個秋日。
英國的秋並不如想像中那般美好,天空總是陰鬱的灰,隨時隨地都可能降下雨水。
雨水擴大了悲傷的範圍,只會不斷地渲染下去而從來沒有停止,遊木真一直以來都試圖去畫下這種悲傷又純粹美麗的色調。
因為哀戚,所以夢幻。

也是那樣的一個秋日,看似平凡如往常。
「喂我說你……是『遊木真』沒錯吧?」
少年灰色偏銀的髮色在總是陰沉沉的背景下還是顯得同樣顯眼,又或許是他那直勾著人的眼會不斷地吸引著目光。
斜靠在門框上的身影,透露著修長而結實的線條,不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是個美男子。
起風了,彌漫在秋裡的蕭瑟被一同捲起,翻滾而上而後再次落地,歸於平靜。
簡直像是,再也不會移動了一樣。
但卻又忽地再次翻攪,如同在童年記憶裡的湖面被腳尖輕輕一碰,漣漪卻是久久不散。
心之音一直迴蕩著。

「是……我是?」
遊木真有些愣愣地扶了扶歪掉的眼鏡,
雖然不到不理世俗的程度,但有人突然闖進了小木屋還理所當然地倚在門上還是第一次。
更何況眼前的人怎麼看都是個日本人。
滴滴答答。
陌生的少年有著琥珀色的瞳,與他給人冷冰冰的印象有些衝突……像是在陰天裡散出來的一絲陽光。
暖暖地,充滿期盼地,閃耀地。
是遊木真無法用確切的言語去描繪的顏色,是他……
「呿。你有毛巾嗎,整個人都濕透了啊。」
「啊!是,我去找找。」
被少年的聲音給拉回了現實,遊木真顯得有些手忙腳亂,甚至還在起身時被椅子給絆了一下。
「笨手笨腳的啊……這傢伙。」
近似碎唸的音量,大神晃牙,盯著跑進房裡的遊木真如是說道,但又像是說給自己聽的。
細若未聞,便那樣消散於陰雨綿綿的空氣之中。
傳達不出去卻也收不回來了。

如同沙漏一般緩緩消逝,時間若是真的是有型體大概便是像那樣若有若無,而在不知不覺間消失無蹤。
不帶一聲提醒,擅自決定消失了。
大神晃牙用著毛巾擦著自己的頭髮,原本就有點自然捲的頭髮在缺乏整理的情況下更顯凌亂。
「我是來跟你收畫的,渾……我的老闆說要是我收不到畫也不用回去了。」
漫不經心地說明著自己的來意,簡直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大神晃牙只是擦著自己的頭髮在說完必要的事情之後隨即沈默不語。
空氣又再度沈悶了起來,只有著些微的摩擦聲與門外的點點雨滴打落所發出的聲響。
「不……我不記得我有接過什麼大老闆的工作……」
遊木真這才仔細看了看對方身上穿的衣服,俐落剪裁的西裝以及一看就知道不便宜的質料,雖然不是名牌但也看得出是高級貨。
身為畫家的遊木真對於觀察當然是不無自信。
「收據在這,是當時的訂金,上面還有你自己的簽名。」
大神晃牙也沒再補充,不耐煩的神色顯在臉上,手指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木製桌面,就算再待一秒也不情願的表情讓遊木真變得有些戰戰兢兢。
放在口袋裡的收據因為淋過雨而有些潮濕,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地打開了摺疊好的紙條,上面的字跡的確是自己的。
千真萬確。
「……」
這次大神晃牙連擦乾頭髮的動作都停下來了,只是直直看著遊木真,眼神仿佛能穿透過去,裡裡外外的把遊木真的心給剖析,像是能知道他的一切。
明明處在陰冷的英國秋天,但遊木真還是覺得自己全身被看得發熱,或許連自己都沒發現的,臉頰滾燙了起來。
「這麼看來是沒有作品能拿給我了。」
還是一樣沒多說一句,只是秉持公事公辦的精神,此刻大神晃牙眼裡流轉地那股金黃也無法另遊木真振作起來。
或許,或許他根本已經遺忘了該如何去下筆,該如何去傳達自己的心。

「我……」
「既然沒有作品的話那我也沒有理由待在這裡,先告辭了。」
不給遊木真再多說什麼的機會,他立刻起身 ,修長的身形對於坐著的遊木真來說更顯高大。
身上的襯衫還有些透著,些許的肌肉線條若隱若現,仍然完全西裝外套掛在手上,整個人都給人一種撲朔迷離的感覺。
下一秒就會消失,下一秒便會不見。
儘管不知為何而惆悵,但一股似曾相識的情感膨脹了開來,輕輕柔柔地,卻是如此強烈地。
遊木真低頭不語,站起的大神晃牙也無法窺見對方的神情如何,那種泫然欲泣而努力將悲傷吞下去,試圖表現的堅強的表情。
遊木真簡直難以理解自己現在的舉動,理所當然地無法傳達到大神晃牙那裡。
抓住了襯衫地袖口,遊木真的手掌比起大神晃牙又纖細了許多也更加蒼白,手腕那看起來像是樹枝一般瘦弱,但仍緊緊抓著大神晃牙。
吸氣,吐氣。
吸氣,吐氣。
冷冽的空氣充斥著肺部,然而從口中所吐出的氣息卻是如此炙熱,在重新碰見外頭冷空氣時化為白霧。
明明該是一樣的事物但卻顯得如此不同,遊木真無法理解這種情感。「請問你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
氣若游絲地,用盡的全身的力氣去試圖抓緊,像是伸手去抓住陽光一般,抓住了腦裡倏忽閃過的靈感。

每當看見大神晃牙那疏離的眼神時遊木真總覺得自己被狠狠重擊,想起了幼時還牙牙學語畫著塗鴉,那時繪畫帶給自己的樂趣是純粹的。
從頭到尾也只是想把自己看到的感動給畫下來,記錄在紙上也記錄在心頭,只是希望能保存一點自己曾經存在的證據。
只不過是因著渺小的理由而開始的,抑或是因為理解到自己的渺小才想要開始揮毫畫下自己的體會。
遊木真不明白,也無法去理解。
「我想畫下你……你就是我一直在找的,那股漂亮的陽光……」大神晃牙沒打斷遊木真說話,只是認真地看著這個素昧平生的人。
語氣裡的執意與認真讓大神晃牙無法去忽視,只能認真以待,天生的個性便是如此而使得他能去聆聽到對方的真心。
遊木真抓得更緊了,但還是小心翼翼地不要弄痛了對方,反而死命扣著些微的衣領,弄得指頭都有些發白。
「是從烏雲之中灑下的細微陽光,非常美麗的……眼睛。」
遊木真抬起了頭,直視著那雙在自己眼裡再美麗不過的瞳孔。
自己的眼眸也被稱讚過的,大概也是因為如此遊木真一直對於每個人眼底閃耀的那股光采深感興趣。
然後他找到的是與自己截然不同的顏色,看似好強其實溫柔的黃,看起來柔弱卻不服輸的翠。
他發現了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一個人而被深深吸引。

「什麼時候開始?」
無所畏懼地,大神晃牙回望向遊木真。
「……嗯?什麼?」
「你不是說要我當你的模特兒啊,所以我才問你……什麼時候開始?」
遊木真只能愣愣地望著身體重心側向一邊還插著腰的大神晃牙,還是一樣不耐煩的神情,但這次遊木真能看的出來那是一種保護色。
眼界突然明亮了起來,窗外陽光大喇喇地潑進,連敲門或是告知都沒有便忽地闖了進來。
雨停了,滴答雨聲也停了。
空氣裡潮濕的味道換成了陽光的溫暖氣息,是十月的霧都少見的晴天,簡直亮得像是上個世紀才能見到的光景。
「明天……明天開始可以嗎!」
遊木真笑顏逐開,也順手拿掉眼鏡用衣服擦了擦。「啊!糟糕了……我忘記剛剛衣服沾上顏料了!」
眼鏡這下變得五顏六色的也戴不起來,遊木真只好憑著模糊的視野,大致辨認出對方的方向。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遊木真開口,表情爽朗地跟方才仿佛是不同一個人。
「笑起來好看多了……」大神晃牙小聲嘀咕但也沒想讓對方聽見。「我是大神晃牙,朔間企業的秘書。」
偏了偏頭思考了一下,鼻腔裡的冷冽氣息被雨後的清新給取代,遊木真也隨即應道。
「那麼請多多指教囉,大神君。」
禮貌性地伸出手,青草的氣味在洗滌過後也宛如新生,蟲鳴鳥叫也緩緩地加大音量,一切都是新生的。
「啊……多多指教,畢竟接下來可能要寄住在這裡了。」
「什麼?」
「因為渾蛋吸……因為朔間先生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但我身上不管是錢手機都沒有。」
遊木真這下真的是愣住了。
大神晃牙也被盯得尷尬,止不住地但卻看到對方一下子笑了出來。「笑什麼……啊你!不會說英文也可以在日本好好活下去的!」
「哈哈……大神君不會說英文嗎……哈哈……」
面紅耳赤地想要反駁些什麼,但對方說的也句句是實話,大神晃牙實在是難以開口,只能看著眼前與自己年紀若仿的青年捧腹大笑。
沒有任何煩惱的,單純的笑了出來。
此刻的他沒有戴著眼鏡,碧綠的眸映著陽光閃爍著,但卻是確切的存在在那裡,是充滿堅定的眼神。

那是他們的初次相識。
也是一切的開始,在一年又一年的倫敦,在那個人跡不多的樹林裡,他們的故事正要開始。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