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雪☆獅心紅宗沉迷

深雪
近期主坑K/合奏/文豪
獅心/紅宗/涉敬/草八/禮猿
微博:miyuki FB:姬雪路

[弓英] 心


*弓弦→英智
*英智→敬人
對不起我喜歡單箭頭,其實沒有說到很CP向,比較像在思考人生。

「『喜歡』究竟是什麼呢?」
天祥院僅僅是淡淡地。
輕輕地開口。
夕陽的餘光斜斜地透過百葉窗的空隙射進學生會辦公室。
並沒有增加能見度,反而是像曖昧不清地,讓人更難以捉摸,如同幻境一般如此虛浮。

伏見弓弦只能愣愣看著那個背對自己的身影。
逆著光,乾淨的金黃髮色染上一點紫,又一點橙。
堅強又脆弱的人。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伏見弓弦心想,自己的目光只能跟隨著對方,一秒都無法離開。
的確,天祥院英智是天生的帝王,擁有能自然吸引住他人目光的神奇魔力,那是一種天生的,與生俱來的領袖魅力。
但似乎與單純的領袖魅力又有些差異如同在望遠鏡前加上了濾鏡,所看到的風景將會如此不同,在伏見弓弦眼裡的天祥院英智,大抵也是帶著濾鏡的。
在稍微懵懂,還尚未認知世事的那個時候,伏見弓弦向來是追著姬宮桃李不放,在被教育的歷程上他所接受到的一向是必須捨身獻己,為了服侍的主人盡心盡力。
卻被那個突如其來闖進生命的人給抓住了目光。
「別哭了,小執事。」
「桃李只是比較調皮一點,一定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那時候牽起自己的手,然後帶著自己找到了躲在花叢裡睡著的桃李,那雙手是羸弱的,稱不上是孩子該有的肉感,反而是充滿的死亡的追隨。
與桃李細細小小的手不同,那雙手感受不出溫暖,但或許,或許……
或許他在那天早就看到了那個隱藏在面具下的溫暖內心。

所以他努力地,想要進入那個人的眼中,如同那個人也佔據了他的視野一般。
但大抵還是不同的。
濾鏡外與濾鏡內。
喜歡的心情是真實的,但所看到的卻是經過自身所解讀的,在那個還未成熟的少年心中
「敬人。」
「英智,怎麼了嗎?」
那個人的青梅竹馬也總是無微不至,時時刻刻關心著那個人。
對自己來說特別的人。
「不……沒什麼,只是最喜歡敬人了。」
「突然說些什麼呢你。」
「哈哈,果然像是敬人的回答啊,什麼都沒有哦。」
濾鏡唰地破掉了。
身為Fine的一員,身為非名義上學生會的成員,身為什麼在夢之咲的學弟,伏見弓弦能說著自己對天祥院英智來說是重要的。
但是又有多麼重要呢?
孤高如皇帝天祥院英智,仍有想要去守護,去關愛的人。
在其中輕重不一,只要放上天秤便能一目瞭然,縱然我們總是避免著分清楚他人在心目中的重量。
但事實卻早已擺在眼前。
赤裸,流滿鮮血,痛苦地……直至內心最深處。

在那個當下,藍色眼眸裡的是最深最深的柔。

一下子就輸了。

「伏見君今天所對我說的喜歡,是真正的『喜歡』嗎?」
思緒被抽回,只要一句話,伏見弓弦總是能被天祥院英智影響。
「是的,我認為,是真正的喜歡。」
思考了良久,還是只能給出這樣的回答。
放棄了武裝,因為沒有任何用處,在最喜歡的那個人面前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因為就算輸了也沒辦法放棄。
尤其是在喜歡上的那一刻就輸了。

评论

热度(9)